傷者陳士奎在重症監護室。新京報記者 王瑞鋒 攝23日中午,陳母被突然噴毒。新京報記者 王瑞鋒 攝
  昨日,山東聊城經濟開發區蔣官屯街道辦固均店村村民向新京報反映,近一周來村中已有十餘位村民三次遭人為毒氣攻擊,其間四人因肺部病變住進聊城醫院的ICU病房,現毒氣樣本已被送往北京進行檢測。當地村民稱,事發前,被攻擊村民曾數次向聊城市政府反映,蔣官屯街道辦存在扣留徵地補償款和違法徵地等問題。對此,山東省有關部門已對此事展開調查。
  “毒氣”
  6月25日,聊城市人民醫院的ICU病房大門緊閉,偶有醫生來去匆匆。病房內,躺著這次噴毒事件的受害者之一,陳士奎。醫院沒有檢測出陳所中毒氣成分,只是告訴陳的家屬“他的肺部已出現滲出性病變。”在山東聊城經濟開發區蔣官屯街道辦固均店村,陳士奎的遭遇已盡人皆知。當地村民說,陳並不是第一位遭受毒氣攻擊的村民。
  自6月18日到23日的六天內,發生在固均店村的噴毒事件累計三次,起因是拿不到徵地補償款的村民阻止進入徵地範圍內的施工人員施工。
  第一次被噴的村民叫陳召勝。6月18日午後他看到施工隊的挖掘機在被征收的土地里施工。於是站在拉土的大卡車前阻止對方施工。陳的行為換來了一股撲面的毒氣。他說,六七個白衣男子衝上來。從口袋里掏出一個瓶子對著自己臉上就噴。
  第二次噴毒發生在陳召勝報警兩天后。這次被攻擊的是陳士奎,他同樣參與了阻止街道相關項目施工。據陳家人回憶,事發當晚陳在村口自營的傢具店里忙活生意,不想被四名男子奪門而入。陳妻李雲回憶說,四個年輕人,其中一人在門口抱住自己,另外三人跑進廚房,把陳士奎按倒在地,拿出一瓶東西噴陳士奎的臉,隨後逃離。和第一次遭噴毒的村民相比,陳士奎的傷情嚴重得多。“我們把陳士奎送到聊城腦科醫院,醫生說治不了”數位村民說,事發當夜陳士奎就被送進了聊城醫院的ICU病房。據村民們回憶。陳士奎中毒後,陳家人報警要求緝拿凶手。“來的四人,其中有本村村民陳召全,另外兩人叫李光才(又名李哲)和郭含。”不過村民沒有想到,報警後三天他們向警方舉報的疑犯,第三次對村民噴了毒。這次被噴毒的是陳士奎的父母,事發前這對老夫妻和四十多位村民去聊城市國土資源局反映了街道徵地涉嫌違規的事情。
  信訪結束後,陳母騎著電動三輪車,被一輛無牌的黑色轎車跟蹤。隨後車內副駕駛位置後面的一名男子搖下車窗,突然指著陳母罵了一句,然後手持罐狀物釋放氣體,噴向三人。這一幕被路邊的監控拍攝下來。
  監控畫面顯示,騎車的陳母被不明氣體噴到後,立刻下車跪在地上,黑色轎車隨後快速駛離。陳母等三人被噴的時候,旁邊還有本村40多名村民。隨即,三人也被緊急送往醫院。
  噴毒者
  陳士奎等人三次被噴毒後,當地警方對此展開了調查。據多位村民稱,噴毒事件的主謀是村上一名叫做陳召全的村民。
  村民們認為,陳召全對陳士奎一家噴毒,是因為後者拿不到補償款,而阻止前者對四新河防汛築堤項目施工。
  據記者調查,陳召全所承包的防汛築堤工程是聊城市政府啟動的一個意在“為加快江北水鎮建設步伐,改善村民居住環境”大開發項目中的一項。據政府公告顯示,此次征收土地補償標準為每畝4.8萬元,青苗費每畝1.4萬元。
  “我們只拿到了1.4萬元青苗費,4.8萬元的土地補償費並沒有下發。”一村民說,為此陳士奎一家多次阻止築堤工程施工,引發工程承包者陳召全不滿。
  面對村民指控,昨日下午,陳召全向新京報記者矢口否認,“20日晚上,我帶著禮物去給陳士奎送禮,想跟他聊聊包工程的事情,他上來就說髒話,我就走了。犯法的事情咱不乾,如果是我乾的,警察不早抓我了。”
  扣住不發的補償款
  儘管陳召全否認自己與噴毒事件有關,但昨日開發區警方宣佈將其鎖定為犯罪嫌疑人。
  據開發區警方稱,目前犯罪嫌疑人已被鎖定,系四新河防汛築堤施工方陳召全,據其初步交代噴灑的是防狼噴霧劑,主要原因是傷者阻礙其施工。
  蔣官屯街道辦黨政辦主任毛德志表示,犯罪嫌疑人之所以噴陳士奎,因為他倆搶著包防汛築堤工程。但這一說法遭到陳士奎家人的否認,“我們全家都想離開聊城了,逃都來不及,怎麼還會包活兒。”
  街道辦的說法沒有得到村民的認同。“之所以阻礙施工,是因為沒有領到土地安置費。”
  在回應村民說法時,聊城市開發區政府負責人稱,土地安置費之所以沒有分給村民,是因為區財政局下屬的公司用這筆錢做了理財項目。該負責人強調,安置費放到財政局是經過村民代表大會同意的。這樣一來,既可以每年為村民發放利息又能防止直接把錢給村民導致好吃懶做。但此說法隨即遭到固均店村村支書否認,他說從來沒有開個村民代表大會。
  噴毒事件背後的徵地亂象
  噴毒事件發生後,聊城市相關部門迅速介入調查。經記者走訪,在固均店村除去徵地款項沒有發放以外,還存在著諸多亂象。
  一村民說,他們除了沒有拿到補償款,還發現村裡被街道出賣了。
  村民說,徵地開始後,他們向山東省國土資源廳申請行政覆議及信息公開,曾查閱到一份《放棄聽證證明》,稱對於聊城國土資源局經濟開發區分局下發的土地征收補償安置方案,“村委組織村民召開村民代表大會進行了認真研究,同意征收土地,不再要求進行聽證。”簽名為村主任陳士強和六名村民代表,並蓋村委會章。
  昨日,多名村民表示,村裡並沒召開村民代表大會,村主任陳士強和陳召成、陳召紅等六名村民代表也明確表示,《放棄聽證證明》的蓋章、手印和簽名不是本人所為。
  除此之外,開發區還曾以啟動道路修建和江北水鎮房地產開發兩個項目為由,征收了村民的土地,並強推了村民種植的麥田。可麥田被推後,上述兩項目又被查出問題。
  昨日,聊城開發區政府一名負責人表示,涉及征收固均店村的土地共涉及34畝四新河防汛築堤、100餘畝東昌路延長線工程和江北水鎮房地產開發三個項目,“其中東昌路延長線工程確實沒有手續,江北水鎮房地產開發手續辦理程序違規,兩個項目都已經停止,那些地仍然是固均店村村民的。”
  新京報記者 王瑞鋒 山東報道  (原標題:聊城十餘村民六日遭噴毒氣三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t47mttwwb 的頭像
mt47mttwwb

分手

mt47mttww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